美国人口失踪:“这个国家无声的巨大灾难”

08-09 16:33 首页 镜鉴
镜鉴的话

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失踪案牵动着众多国人的心。我们关心案情的最新进展,也关注案件暴露出的美国社会问题。


人民日报驻美国记者  高  石


当地时间12日,美国联邦大陪审团向因6月9日绑架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嫌犯布伦特·克里斯滕森递交了起诉书。


起诉书指出,克里斯滕森“故意和非法扣押、限制、诱骗、劫持、绑架,并带走了章女士,出于自己的利益和目的而劫持她”。


美国律师事务所发言人沙龙·保罗12日重申:“调查章女士失踪案的执法部门相信章女士已死亡。这一判断是基于法院和法庭文件中提供的事实以及正在进行的调查中发现的其他事实决定的。”


目前,克里斯滕森仍然被关押在梅肯县监狱,案件仍在调查之中。如果罪名成立,克里斯滕森将面临终身监禁。


图为起诉书。


一时间,美国的人口失踪情况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其实,类似章莹颖失踪案的案情在美国并不少见。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下属全美犯罪信息中心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美国共有88040人,在失踪立案调查后案情却没有任何进展。而2016年当年,美国共有647435人被登记为在案的失踪人口,同比增加了约2%。尽管其中大部分因为“找到失踪人位置”“失踪人返家”“失踪者名字由登记者撤回”等因素,从失踪纪录中销案,但人口失踪问题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的一个不安因素。


图为一名美国作者在网上列举关于人口失踪的48个事实。


失踪人口数量高居不下

 

根据美国失踪和身份不明人口系统统计,美国的失踪人口数量一直在8—9万人左右,平均每天失踪的人数保持在2000人左右,涉及各个年龄段、性别、经济状况、阶层以及种族。1980年,美国失踪人数为15万人,25年间,这一数字突破了90万大关。虽然近几年这一数字有所下降,但仍然无法解除美国人心中的焦虑。


图为2009年6月26日,网上公布的美国缅因州失踪人口档案。


美国国家司法研究所把美国人口失踪和遗体身份不明的现象称作“这个国家的无声的巨大灾难”。该研究所研究员南希·里特在自己的研究报告中称,过去20年,美国失踪人数估计有数十万人。每年,成千上万的人在消失。由于失踪者数量庞大,查明失踪人员和身份不明的人体遗骸案件对国家和地方执法机构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无独有偶,杜兰大学法学院教授珍妮·路易斯·卡里埃尔在有关失踪人口权利的研究报告中写道:这种现象所带来的长期不确定性可能为他们的至亲造成一系列复杂局面,从其财产交易安全到保险和养老金收益的归属,从配偶的婚姻状况到继承权主张,都会产生棘手的疑问。她得出结论说:“这些活死人带来了一大堆混乱的法律问题。”


针对人口失踪问题,美国联邦调查局不得不抽调专门人员,在全国开展调查和研究,美国联邦政府还在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创办了国家失踪人员研究中心。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研究显示,美国社会存在大量诱拐者,作案者90%属于男性,一半以上受害者受到性侵害。


图为美国FBI发布的绑架及失踪人口信息页面。


根据美国“失踪人口境遇”组织的数据,2016年中曾报失踪的64万多件纪录中,该组织收录了其中315995件,其中高达96%失踪理由为“逃家”,另有2107件为被非监护权成人绑架,303件则是被陌生人绑架。


儿童失踪引发家庭恐慌

 

美国“失踪和受侵犯儿童国际中心”的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失踪儿童数量达到了465676人。该中心的数据还显示,美国的这一数字远远高于世界上其他国家。去年,英国失踪儿童数量为112853人,加拿大为45288人,德国约为10万人,印度约为96000人,巴西约为4万人。而全美犯罪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2016年,18岁及以下人口的失踪案件占到失踪后无消息人数的四成左右,达到了33706人。


图为美国FBI发布的失踪儿童信息。


尽管美国国会于1982年和1984年通过了《失踪儿童法案》和《失踪儿童援助法案》,为失踪儿童搜救工作提供了极具针对性的法律依据。但是,面对残酷的数字,已经有上千万的美国家庭选择为自己的家人、孩子保留指纹。究其原因,随着失踪者人数上升,家庭恐惧弥漫全国。美国已经成为失踪人口最多的国家,自“9·11”事件以来,美国担心孩子失踪渐渐形成风潮,这种趋势还在逐年上升。


“我的大儿子9岁,大女儿7岁,小儿子5岁,我把他们的指纹都保留了。”家住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乔治亚·帕尔洛对记者表示,虽然自己居住的社区比较安全,但是附近有很多森林公园,“这些公园的很多角落平时基本鲜有人至,而且天一黑,街上也很难见到人了”。真正让乔治亚下决心保留指纹的是几年前,里士满一位17岁的男孩失踪,“到现在,还是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作为一个崇尚个人自由的国家,美国的孩子很小就可以独自外出,每年假期还有大量“童子军”等深入到森林地带的外出活动,这给作案者提供了可乘之机。


“还是会让孩子参加夏令营活动,但会尽量选择可以家长全程陪同的活动。”家住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的塔斯敏·斯宾斯称,夏令营是美国孩子们必不可少的一项活动,但随着各种儿童失踪案见诸报端,她现在变得更加谨慎,“我的大儿子10岁了,已经到了可以独立参加夏令营的年龄,不过我还是选择了家长可以全程在旁陪同的活动”。塔斯敏表示,自己不会干涉孩子的自由,只是想远远地看着,确保孩子的安全。


办案不力导致民众抗议

 

尽管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美国联邦政府在短时间内仍无力扭转这一局面。由于美国全国每年有大量的失踪者,往往一桩失踪案未破,另一失踪案又发生了。因此每一桩失踪案往往会很快被其他失踪案冲淡。虽然美国联邦应急管理局会要求全国各地警察部门,一旦收到失踪报案,要公布失踪人员的所有情况,全力帮助家人找到孩子,但还是出现了很多失踪人口永远无法找回的情况,从而给失踪者的家庭带来难以弥合的创伤。资深调查人员艾米·杜布斯就表示,在失踪者消失后的12到24小时内,是全案最关键的时期,案件拖得越久,获得好结果的机率越低。


图为美国阿肯色州为失踪人口建立的网页。


美国执法部门的办案流程枝节繁复,而失踪儿童案搜寻工作往往不限于一地,因此必须有一个统一机构承担信息汇总和工作协调的职责。美国全国失踪和受剥削儿童保护中心的一项重要职责,就是为失踪儿童及线索举报开通了一条24小时免费热线电话,并将线索汇总到统一的数据库。此外,美国还有为了纪念1996年失踪的9岁女孩安伯·哈格曼而设的“安伯警报”,以及由美国和加拿大合作开发的失踪儿童警报系统“亚当代码”。


美国《商业周刊》报道称,美国每年大部分遭绑架且遇害的未成年人都是在绑架发生两到三个小时内遇害的,因此及时高效的应对尤为关键。但是美国官方机构的办事效率无法达到这样的要求。


不仅是官方机构有些一筹莫展,私人基金会有时也会爱莫能助。“我们的基金会成立于20多年前,但是能够提供的帮助实际上还非常有限。” 1994年,在一位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女孩失踪之后,美国社会学家珀莉·克拉斯创办了克拉斯孩子失踪救助基金会,很多父母都加入了该基金会,但能做的还是太少。美国城市和城市之间的“飞地”很多,还有很多废弃的房屋,这使得犯罪分子很难被定位,基金会能做的只能是督促案件的调查、扩大案件的影响力,但能否最终找到失踪的孩子,有时还是要靠运气。


今年4月,华盛顿特区警方在社交媒体上公布了多名失踪青少年的信息,一时间再次引发网民恐慌。尽管警方调查部门负责人查尼尔·迪克森很快澄清称,华盛顿特区的青少年失踪人数从2015年的2433人下降到2016年的2242人。但是,谴责警方遮掩案情、执法不当的抗议仍在继续。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本期编辑:车斌

转载请注明来自微信公众号镜鉴(jingjianpd)。

查看历史消息:文章页面点击右上角→查看公共账号→查看历史消息

分享这篇文章:文章页面点击右上角→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



首页 - 镜鉴 的更多文章: